万象

  觉得被人类加工改造出来的东西,最朴素的本源都是文字,像一个刚被敲击剥壳的水煮蛋,光滑洁净的蛋白,预示着新生和希望。被一些景象触动浑身颤抖,甚至是感到了前所未有的使命感,新奇的想法就此萌发,像跳动的火苗或明或暗,像不安的种子即将破土而出。图像的基础也是文字,若没有文字的指引无法成形。你或许能看到理想的完成体,但通往它的路径是断的,没有的,你面前只有零零碎碎的想法,或许只是几个类似火种,它们被点着能发着光热的影像显现在你燃烧的瞳孔里的词语,只是这样有限的材料,凭着这些你要建造通往梦想之物的桥梁。这是迄今为止你觉得最有意义的事,也是最让你觉得怀疑和容易动摇的事,你要拾起它们,用你的头脑去构思,用你的双手去创造,这是一次绝对伟大的壮举,你可以犹豫,可以放弃,但要在你有生之年至少开启征程并成功的到达一次。

  打造心中的圣物,想要一次成形,是不现实的,越理想的东西,制作过程越复杂,其中的细节要求就更加苛刻,可谓精益求精。创作是一个人的事,鲜有人可以交流,一般也不乐于被交流,困惑和孤独都是自己的,一旦起步就要做好完全独立的打算,储备知识和力量的工作应该在开始前完毕,否则一旦去别人的思想进行了碰撞,自己的思路就会被打断,可能会沾染上不属于自己的色彩,可能就不会笔直的通往自己的向往之地,更可能根本就无法到达,创作的火苗就会遭遇到突然熄灭的危险。这就是创作的事实,一往无前,不惧怕也不产生后怕心理的疾速行走着,或许这种速度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高速行进,只是很强烈的带给人一种台风过境的冲击,一种心无旁骛,丝毫不会受外界干扰的状态,内心饱满有力,可以健步如飞,可以手起刀落,可以百发百中,意志坚定,心手合一,甚至有些极端的神经质,除了手中正做的这件事,目中容不下别的什么了,这却是极佳的创作状态,对自己的能力充满信心,坚信着自己正行走在正确的路途上,有一种足够强大的信仰,根本没有回头的必要。我喜欢这种固执,我称它为帅气。  

  时代在发展着,历史悠久的国度,总有一些我们需要传承的智慧,古老的遗迹、文物确实是应该不余遗力的尽数保存下来,一代代的人被繁衍生长,不同的人会被不同的地方所触动,真正对它感兴趣的人,需要拥有能接近它的机会,而我们的一项义务就是让它们好好的保存下来。古老的技艺是传统与流行结合无缝的活智慧,相声,一逗一捧,让人百看不厌;戏曲,精致的扮相,荡气回肠的唱腔,成就了古色古香的舞台;乐器,四起的风沙中一曲琵琶舞,和水而居的筝鸣不绝,带我们穿越了孤寂时空。还有一些古老的职业,不如说是历史背景强大的职业,它们都遇到过最好的时代,五四运动时期的作家,抗战时期的医生,当今互联网时期的商人,回顾各行各业的发展过程,都是一条条带着血和汗的艰辛之路,不乏一些传说流芳百世、家喻户晓,丝绸之路、现代中医、经世书卷,都是最好的印证。

  尊重你选择开始的事情,投入热情和心力,经过时间的打磨,必成贵器。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