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相声脑洞=-=,真该早早发掘出来啊

 
 
 
   

认识他是因为『北京 北京』他给予了我关于北京有了轮廓的想象 下面分享的书呈现在我眼前的是一个全新的冯唐 有典有佳句(《活着活着就老了》收录的随笔,全部是冯唐近年来的代表作。这些随感而发的文字,表达...http://e.dangdang.com/media/h5/fenxiang/product/product.html?id=1900407123&mediaId=1900407123&mediaType=2&custId=fyk9fOzaRnV0SOFnL1k6WA%3D%3D&&channelId=30010

 
 
 
   

喜欢民谣的自己

  十六七岁的时候其实是听摇滚的,英伦为主,冷玩、绿日、travis,不想写卷子的晚上按压着无字幕的方形MP3调歌,绿色的灯光还有好听的电吉他华彩,就是一个闷骚少年的象牙塔,也听玛丽莲曼森的金属嗓,夜愿的华丽交响美声,现在却不听了,是有些燥不起来了,或许应该说已经过了那个有些懵懂的年纪,虽然现在对很多东西不够了解而显得不经事,现在的自己听的更多的是民谣了。

  喜欢摇滚到喜欢民谣其实没有太生硬的过渡,高中快结束的时候去复印店打印两首宋胖子的吉他谱,分别是《鸽子》、《斑马斑马》,还被店主笑说这是什么谱子,当时也是一怔,无心选了两首忧伤动物作名的曲子来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