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

我们不能称之我们 若真的较真
你追逐风 可我只想从水里爬上陆地 天空没有我们并行似乎真有原因
烘烤后再被卷起 躺上很久 不知何时被某个伤心的唇啅的掉泪
日后说起 炭烤黑橙 竟也能笑的出
可这样子燃烧死去 算不算太过阴柔
打了搅的不只是胃 每个细胞都错乱失了语次 又有什么所谓
低烧的死亡过程 昏昏沉沉 火光迷糊颤微的挣扎 脱离濒死 
陌生又熟悉的男人今夜也失眠 无法交谈 我不愿再开口
同层拐角的楼 一遍又一遍发痴的歌只是他睡不着的借口
那是闪电吗 一扯一扯的 与太阳同名的穴口没命跳动
我原想着 要给那醉了酒还不跑调的歌者鼓掌 若这里只我一人失眠 
真难为情 无法呼喊 怕新的失眠者愤意四起
看得见看不见的地方 折腾过后 寂寞声响终有停止的一刻 
四空嗡鸣 蚊蚋何曾如此细心分弄伤残忍痛的发
我们却无法入睡 总披着形影不离的冷霜 上下凝望 发不出一丝叹息

 
 
评论